夕烧

  太宰治看着织田作的墓,很漂亮的石头,是他亲自挑的。他挑的东西自然没什么不完美。现在雨滴滴滴答答地打在墓上,冲走了墓碑上的浮尘,于是那张不苟言笑的黑白照片更清晰了。死去的人毫无知觉,痛苦的永远都是活着的人。

他在雨中坐下,把伞放在肩上,点了一根烟。火光飘忽不定,烟雾迷蒙,于是他的脸就渐渐模糊在烟雾里。他不会抽烟,被呛得直咳嗽。咳得眼泪都流出来的时候,他却笑了。

  “织田作,你看,我学会救人了哦。”

  “可是我在深渊里的时候,谁来救救我呢?”

【芥樋】随风而逝

  他回到家,关上门,然后就缩在了沙发里,外面发生了什么,此刻都与他无关。  

  屋子里弥漫着阳光照在灰尘上的气息,有些陈腐也有些让人怀念。这时他才突兀地发觉,女孩身上的味道是如此强烈,苹果和柠檬的香气掩盖住了这间屋子的所有气息,让他几乎忘记自己独自一人时这个房间的味道。

  人们说味道是最持久的记忆,可这话在他身上是有选择性的,就像他一个人住在这里这么久,女孩只是住进来几个月而已,他的大脑却仅仅只牢牢地记住了那个女孩的气息,忘记了和他相濡以沫这么久的味道。

  大脑是个叛徒。

  他觉得不能再这么瘫下去,一个人离开了,可是生活还得继续。生活不会为任何一个人停下向前的脚步,就像地球少了一个人也无足轻重,一个人的全世界,说到底,也只是一个人的全世界而已。

  他打开煤气灶,把油倒进去,油烟袅袅地升起,带着点香气,他把菜扔了进去,有些油点溅了起来,他忘了穿围裙,弄得衣服有些脏。他明显不擅长做菜,油烟越来越重,呛得他直咳嗽,咳得眼泪都出来了。

  他对厨房的味道很陌生,之前他自己生活的时候,一顿简单的饮食就能满足他,之后女孩借着“要给前辈补充营养”的名头,把他的嘴养刁了,那双拿枪那么灵巧的手做起菜来也那么好吃,他被宠了几个月,直到那个人离开,他自己亲自尝试,才发现那个人做起来那么简单的事,实际上并不容易。

  马马虎虎地做了个菜,菜板上还带着菜的残渣,厨房看上去有点惨,相比之下,女孩总是会把厨房收拾得干干净净,如果没有桌子上的菜,根本看不出厨房被用过的痕迹。

  他开始品尝自己的劳动成果,可惜自己的劳动成果里并没有残留另一个人的任何气息,他们做过的菜仿佛除了食材相同没有任何共同点,一个人的菜总是带着一个人的味道,就算用食谱做出,也不尽相同,所以一个人的离开,可能代表一种气味的灭绝。

  他只是毫无边际地想着,随随便便地向嘴里扒拉饭,双眼无神地看着前方,吃到一半他索性趴下了,没胃口也没心情吃自己做出来的东西,他索性把菜全倒进了垃圾桶,听着菜落下的声音,心里涌现了点残忍的快意。

  失去她和爱上她一样猝不及防,谁知道无心之犬居然会喜欢谁呢?也许是因为女孩子一直以来的坚持,也有可能…他原本就喜欢她。

  那样深埋心底的感情,好不容易破土,生根发芽,尚未来得及开花,便被现实的风暴摧残凋零,人总是在失去的时候才知道珍惜,有些人就像有些气味,闻得太久会习以为常,但如果一旦失去,便会突兀地发觉,进而造成一系列的不适反应,有些味道可能回来,有些人却再不归来。

  生活仍然在继续。

 

【芥樋】花事(B)

  “那个犯着迷糊的女生还挺可爱的。”这是芥川见到樋口的第一想法。

  蜂蜜色头发的女孩慵懒地趴在桌子上,头发都垂下去了几缕,本人却浑然不觉,看着女孩潮红的脸颊,再想想自己最近被感冒折磨的滋味,芥川想了想,还是叫醒了她。

  嗯,脸这么红,说话声音这么小,果然是感冒了。

  芥川天性冷淡,不,倒不如说是不懂得表明自己的想法,明明想要关心几句,舌灿莲花的他却一时不知道说什么。事实证明女孩子果然是可怕的生物,她们能让你丰厚的语文功底荡然无存,根本表达不出自己的真实想法,只能哑口无言地看着她们。

  芥川决定不难为自己,他最近感冒,所以随身备着药,丢给可爱的感冒小学妹一袋也并非难事--嗯,起码比硬要他说出什么关心的话容易得多。

  之后他就忘了这件事,毕竟对于他来说,这并不是什么大事。

  但小学妹却渐渐地被他注意到,倒不是因为那袋药,而是“樋口一叶”这个名字逐渐在校园里声名鹊起,她好像天生有种能把想要做的事情做到极致的能力,而拥有这种能力的人,无论在哪,都不会轻易被忽视。

  芥川沉吟着合上了手中的校刊。

  文采飞扬。

  他只能这样评价这个女孩,她的文字里仿佛有种灵气,跳跃着悦动着,仿佛山间一泓清泉,带着清凉的气息扑面而来,让人不由自主地沉迷其中。

  凭心而讲,芥川其实也挺欣赏这个文采飞扬才华横溢的小学妹。

  但是小学妹突然向他表白,倒让他有点始料未及。

  芥川也不是没见过表白的人,他退回去的情书没有一千也有八百,有时候有点文字洁癖的他还会帮忙把情书的语法错误纠正一下再退回去--虽然他估计应该是没人再看一遍了。

  但是小学妹不太一样,小学妹什么都没带,就那么硬生生地将他堵在樱花树下,看着她的表情,芥川开始努力地回想到底有哪里得罪了小学妹,才让她这么怒气冲冲地来寻仇。

  小学妹在他前面几步远的位置站定,绯红的脸颊上有着奇怪的表情。

  “算了,冤有头债有主。”芥川有点无奈,他倒是想听听到底是怎么回事。

  “芥…芥川前辈…”

  来寻仇就不要用前辈啦,最好硬生生地吼一句“芥川龙之介!”才有气势嘛,芥川有点无聊地想着。

  “我…我…”少女仿佛下了很大决心,嘴唇都要被咬破了,“我喜欢你!”

  这个展开不科学啊?

  芥川的大脑有一瞬间的当机,他没想到小学妹的表白来得如此猝不及防,或者说,在小学妹说出这句话之前,他根本没向表白的方向想。

  然后他开始思索。

  “真心话大冒险输了吗?”

  芥川终于找到了一个最合适的理由,他试探着问出来,想要证实自己的猜想,却只换来小学妹要哭的表情。

  “认真的?”

  “嗯。”

  他摸摸小学妹的头,一如前辈抚摸后辈,他尽量让自己的语气温和一点--天知道芥川龙之介根本不适合温柔,“我们可以再认识一下对方的。”

  然后小学妹的眼睛亮了起来,仿佛两颗星星。

  小学妹借着“要增进认识”的理由,要到了芥川的联系方式,基本他们之间的沟通方式就是小学妹说着,芥川听着,偶尔回句“嗯”,小学妹总是叽叽喳喳说个不停,很奇怪地,讨厌聒噪的芥川却并不觉得烦。

  蜂蜜色头发的女孩在芥川心里留下了一道影子,与其说是影子,不如说是块伤疤,稍稍一碰,就钝钝地痛。

  他坐在飞机上,轻轻叹了口气。

  他去参加父亲的葬礼,也是去见证他们家几代男人的命运。

  他们这种人,本不配拥有爱情。

  小学妹临行前还担忧地叮嘱他,“要早点回来哦,我会借来笔记帮你抄的,不要太担心了,处理事情的时候也不要太急躁了…”

  她絮絮叨叨,芥川却感觉到了久违的温暖。

  他轻轻抱住小学妹,小学妹身体一僵,随即反抱住了他。

  这是最后的温柔。

  他看了看手机,然后掰断了卡。

  离开校园之前他去看了看小学妹去年向他表白时的樱花树。

  樱花依然开着,那么绚烂那么寂寞。

 

【芥樋】花事(A)

 
校园向paro,无异能设定

  樋口一叶十五岁那年曾和人打赌,赌她高中三年绝对不会喜欢上任何人。

  可惜没过几天她就把赌注输了出去。

  事实证明,月满则亏,任何话不能说得太满。

  彼时她还是个年少轻狂的小姑娘,长得不错学习也好,虽然是个单亲家庭但强势的母亲绝对够让她衣食无忧。以一个不错的成绩拿到z中的录取通知书后,小姑娘有点飘飘然,以为天上地下没有自己做不到的事--没办法,谁年少的时候没有点不切实际的幻想。

  录取尘埃落定之后一群同学嘻嘻哈哈出去约饭,酒过三巡菜过五味,有人朝着半醉的樋口一叶大声问道:“喂,樋口,你说你上了高中之后,会不会有喜欢的人啊?”

  她借着酒意笑,脸颊上有不正常的红晕,映得她越发娇媚可人,“怎么可能?要不我们打个赌?”

  话题很快被嘻嘻哈哈地带了过去,今天母亲出差,樋口罕见地有了一丝自由的感觉,这是她第一次夜不归宿。倒不是说她觉得夜不归宿有多好,只是单纯地觉得,母亲不让我做的事,我偏要试一试。

  “早知道就不把话说那么满了…”樋口揉揉头发,无奈地叹气。

  事实证明,强中自有强中手,z中是个能人辈出的地方,任何一个不起眼的人都可能有着自己的一技之长,国中时光彩夺目的樋口在这所学校里有些泯然众人,她有点失落,不过唯一好的地方就是这是所寄宿学校,她不用回去看母亲的冷眼,听母亲苛刻的要求。

  把一个孩子束缚得太紧之后,当你放开她,她可能被束缚出惯性,一辈子规规矩矩,也有可能疯狂反弹,尝试所有曾经没尝试过的刺激事情。

  樋口无疑属于后者,她迷上了游戏,游戏里的刺激让她倾心不已,有时候为了通关一个关卡,她甚至可以不眠不休。

  一夜不睡觉,上课自然犯困。樋口想着下节课是无趣老头的古文课,趴在桌子上就开始犯迷糊。

  她被桌子上有规律的敲击声吓了一跳,古文老头从来不走这个套路,她抬起头来,恰好对上了面前男生幽深的眸子。

  然后世界沦陷了。

  樋口一叶估计一见钟情也就是这么回事,你看见他的时候全世界都是他的陪衬,每一件无足轻重的事物都恰到好处地为他做着衬托,世界是黑的,而他是唯一的光。

  而樋口一叶的光只是捂着嘴巴轻声咳嗽了两下,“不舒服吗?”

  他的声音真好听,带着点滞重的鼻音,微微有点沙哑,恰到好处地带了些仿佛冰雪般千年不化的傲气,让樋口微微有些晃神。

  反应过来的樋口脸有点红,她拿书挡住自己,“没,没有…”声音细弱得仿佛蚊子哼哼。

  然后桌子上多了点什么。

  “最近感冒很严重,最好预防一下。”

  之后,男生默不作声地从她身边走过,带起了一丝风,在樋口心里掀起了一阵涟漪。

  芥川龙之介。

  这个名字在她心里生根发芽。

  芥川是个很优秀的前辈,优秀到在z中也能熠熠闪光,有着极丰厚的知识储备量,目前是古文老师的助教。

  想要努力成为…配得上芥川前辈的人。

  少女握紧拳头,暗下决心。

  樋口有着属于自己的傲气,她希望她能够足够优秀足够耀眼,能够让芥川前辈在芸芸众生中也能注意到自己的存在,能够在和芥川前辈站在一起的时候,身上也有不逊于他的光环。

  少女天资聪颖,只要稍微肯下苦功夫,学什么都并非难事。虽然仍不及校园里的风云人物耀眼,在学校却也有了一些些微的名声。

  有时候她也会在校园里看见芥川,她总是害羞着不敢接近,有时撞上了,也只是红着脸低声问一句芥川前辈好。她暗恨于自己的羞涩,却没办法控制自己。

  芥川前辈似乎也认识她,在她红着脸打招呼的时候也会问上一句你好,他似乎对这个小学妹也有些印象。

  这个发现让樋口有些暗喜。

  哪怕只留下一点点印象也好啊。

  她这么想着。

  如果芥川前辈能够稍微对我留下些印象,该有多好。

  少女微红着脸,决定等下个月,她生日的那天,鼓起勇气向芥川表白。

 
 

 

 

对不起,我仍然喜欢你们

一个刚刚入坑的新婶。看到今天的微博,心塞得说不出什么。

  我很难过啊。我们家一期哥哥才刚刚回家,我们家博多才刚从地下城出来,姥爷总是很喜欢惊吓,狐球看起来豪放其实温文尔雅,萤总说话总是很俏皮…那么多孩子,每个都有自己的兴趣。

  老实说我不是一个很肝的婶,每天最大的乐趣就是上线戳戳他们,听听语音看看他们就心满意足。

  别的卡牌类游戏大概我会查攻略,会查哪个最好,会有分别心,但是这个游戏没有。

  如果可以想一直陪着他们,可是对不起。

  如果真的在那里,那么,再见好了。

  抑或再也不见。

关于一个没看过全职的小伙伴对全职各人物名字的第一印象(・ิϖ・ิ)っ

【双黑】红酒与青花鱼


  中原中也醒来的时候天已经黑了,月亮很圆很亮,看不见星星。

  横滨的夜晚总是灯红酒绿,霓虹灯下隐藏着无数罪恶,间或有妖娆的小姐凑上来花枝招展地笑,只要花上些许钱就能获得应有的服务。也有暗处的野兽蠢蠢欲动,伺机寻找敌人的软肋,等待着一击致命的机会。

  这些他都知道,他本身就是这城市最黑最深的罪恶。

  他只是看着窗外,开了一瓶红酒,然后慢慢地抿。

  真他妈热闹。

  然后房门被敲响。

  “呦,中也。”看到他,来人有气无力地伸伸手,相当不在意地笑道,“帮个忙呗。”

  他看着来人指缝中渗出的鲜血,想着一把把他推出去,却鬼使神差地把他拽了进来。

  “怎么搞的?”

  “一不小心。”来人痛的冒汗,脸上却仍是一副云淡风轻的模样,“出了点小差错。”

  “太宰治你他妈怎么不死在那呢?”中原中也拿出医药箱,狠狠地摔在桌子上,话说得狠,手上的动作却没停,消毒包扎,一系列动作如行云流水,倒像是操练过无数次。

  于是太宰治轻笑,“中也这是受伤次数太多了,久病成医啊。”

  中原中也狠狠地勒了一下绷带作为回应。

  不得不说太宰治的生命力还真顽强,伤口刚包扎好就能在中原中也家转悠,然后眼尖地看到了窗边的红酒。

  “呦,喝酒呢?”

  “还不是被你打断了?”中原中也没好气地嘟囔,“下次找死挑个好地方。”

  然后他看到太宰治像变魔术一样拿出个酒杯来,将红酒倒了进去。

  “一起喝点?”

 

 

 

【脑洞】文豪野犬杀

嗯,三个势力

先从武侦开始吧

福泽谕吉【♡♡♡♡♡】

技能

【不造】在你的回合内,你可以指定一个人,使他立刻获得一个额外的回合。

【驰援】主公技,每当你需要使用或打出【闪】时,你可以令其他武装侦探社势力角色选择是否打出一张【闪】(视为由你使用或打出)。

中岛敦【♡♡♡♡♡】

技能

【兽化】

锁定技,当你的体力减为三的时候,你造成的伤害+1,【杀】对你无效,持续两回合后复原,同时你的体力上限减为三。

国木田独步【♡♡♡♡】

技能

【吟客】

  在出牌期间,若你的手牌数大于三,则你可以选择弃两张牌,说出任何一种基本牌或非延时类锦囊牌,并正面朝下使用或打出一张手牌将其当做你所说的牌结算。

太宰治【♡♡♡♡】

技能

【失格】回合开始时,你可以指定一名角色,使他该回合内失去所有技能。

【死欲】锁定技,回合结束阶段开始时,若你不是当前的体力值最小的角色,你将立刻失去一点体力。

  与谢野晶子【♡♡♡♡】

技能

【勿死】限定技,你可以立刻将一名濒死角色回至满血。

【仁心】你的回合外,你可以将任意红桃手牌当做【桃】打出。

  宫泽贤治【♡♡♡♡】

技能

【无畏】当你使用【杀】指定一名角色为目标后,该角色需连续使用两张【闪】才能抵消。

【饱腹】锁定技,当你造成伤害时,你得到一个【饱腹标记】,当你受到伤害时,你减少一个【饱腹标记】,当你的【饱腹标记】达到三时,【无畏】无法使用。

江户川乱步【♡♡♡】

技能

【推理】当回合开始时,你可以观看牌堆上的五张牌,并以任意顺序排列。

【智谋】当回合开始时,你可以选择一名角色的一张牌并选择一种花色,若花色吻合,则你获得这张牌,若花色不吻合,则该牌进入弃牌堆,该角色立刻摸一张牌。

泉镜花【♡♡♡♡】

技能

【夜叉】每当你受到一次伤害,你将获得一个【夜叉印记】,当夜叉印记达到五时,夜叉印记被清空并永久获得技能【杀戮】。

【杀戮】觉醒技,你的黑色手牌都可以当做【杀】打出,你的雷【杀】造成的伤害+1。

【守护】你的【夜叉印记】可以当做【杀】打出。

决定开始练字…